您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 > 汽车 > 正文

“汽车下乡”,挽救新能源市场颓局的砝码?

在整个车市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之际,新能源汽车市场却并没有跟得上节奏。

据统计,今年4月,全国汽车销量207.0万辆,同比增长4.4%;其中乘用车销量153.6万辆,同比下降2.6%;商用车销量53.4万辆,同比增长31.6%;新能源汽车销量7.2万辆,同比下降26.5%。

如何解决当前困境?

近日,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合众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董事长方运舟和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都提到一件事,那就是推动新能源汽车下乡政策。

而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也认为,在农村市场,新能源汽车有巨大潜力,鼓励电动汽车下乡有利于提升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发展和促进农村生态环境改善,同时也会改善电动汽车与低速电动车等其他车型的竞争关系,推动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整体健康快速发展。

可是,新能源汽车下乡就能成为挽救新能源市场颓局的砝码吗?

当年之辉煌

2009年,中国第一次推出“汽车下乡”政策。

从2009年3月1日到2010年12月31日,汽车下乡政策对拉动汽车消费产生了积极的作用。2009年,我国汽车全年销量达1364万辆,实现46.1%的高速增长,是近20年来增速最高的一年,刺激效果凸显。2010年再创佳绩,全年销量为1806万辆,同比增长32.4%。

此后,汽车市场节节攀升,产销规模从1千万辆级越过2千万辆,又向3千万辆级进发。直到2018年,我国汽车产销才出现了1990年以来首次年度下滑。

此举,也让人看到了我国农村市场的巨大潜力,也让越来越多的人相信新能源汽车下乡也能重拾燃油车辉煌。

确实,在中国广大农村地区,很多地方属于四五线城市,那些地方的消费者,一方面还处于汽车的首购阶段,一方面不少地方对于新能源汽车特别是电动车并不陌生。山东、河南、河北等均是低速电动车的大省,有着巨大的出行消费升级的需求。

据调查,近年来,随着居民收入增长,中小城市和农村地区汽车普及率不断提升。农村地区百户汽车保有量已经从2013年的9.9辆,增长至2018年的22.3辆。5年增长2.25倍,增幅可观,但与大城市相比仍处于低位。

根据农村地区汽车普及率与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规律测算,2030年,农村汽车千人保有量有望达到160辆,总保有量可达7000万辆左右。其中仅2021-2023年,农村地区汽车累计销量就可达900万辆,如果这些需求能够由小型经济型电动汽车替代,将拉动汽车消费5000亿元。

这是一个极其诱人的大市场。

各方已行动

事实上,已有企业和地方政府开始推出新能源汽车下乡措施。

2019年,哪吒汽车开始着手相关普及工作,以实际行动为农村消费者提供适合他们的产品和服务。经过疫情的冲击和震荡,哪吒汽车在复工复产同时,再次将汽车下乡战略提上工作日程,推出“极致云海计划”;

2020年,长安新能源响应“汽车下乡”补贴政策推出专属优惠补贴,对E家族车型将在政府补贴基础上,进行一定额度的现金补贴。

除了企业,广州、深圳、四川、浙江等地都有推出新政策,重启“汽车下乡”政策,将新能源汽车市场下沉发展到农村。

针对新能源汽车在乡村振兴中拓展市场应用,崔东树也表示,中国需要在政策方面给予更多支持,推动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车的可持续发展,尤其是针对微型电动汽车层面和电动汽车使用环节的补贴,都需要进一步加强。

这不是无的放矢。

在农村推广新能源汽车特别是纯电动汽车,实际上是有很多优于城市的地方,一来充电基本不是问题,消费者没有里程焦虑,农村一家一户一辆车放在家中随时可充电;二来消费者出行半径小,不用像城市用户那样追求电动汽车的长续航;三来,用电的经济性更能打动农村消费者。

所以,国家完全可以对农村消费者以低速电动车或者燃油车换购新能源汽车或者购买新能源汽车,给予财政补贴,而一旦国家愿意补贴,它的推动效应可谓屡试不爽,毕竟如今的电动车无论质量水平还是成本都非十年前可比。

这既是将中国新能源汽车的长期发展成果惠及农民,也相当于对农村这个新能源汽车的潜力市场进行拓荒。

拓荒艰难重重

但是,尽管有很大的需求,尽管有很大的意义,但新能源汽车在农村的推广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实证明,在农村层面上,促成重大的出行方式的转变也相当具有挑战性。

“新能源汽车再次站在‘下乡’的路口,但它似乎很难重现10年前传统燃油车下乡的高光时刻。因为中国新能源汽车尚在发展初期,基础配套设施不完善,产品品质也没有达到一定标准。”业内专家表示,新能源汽车与传统燃油车仍存在不小的差距,目前新能源汽车在乡镇地区推广仍存在很多阻碍。

在专家看来,加大新能源汽车在农村地区的推广,离不开价格优势、产品优势和补贴到位这三个要素。

目前,新能源产品价格偏高,与燃油车相比没有任何价格优势,再加上新能源汽车在农村地区不仅是出行工具,还是生产工具。这意味着新能源汽车在农村地区要经受更多的磨损,对车的质量要求也比城市地区更高。新能源车一旦出现问题,如果比燃油车承担的维修成本更大,将不利于新能源汽车在农村地区的推广。

最重要的是,对于农村消费者来说,他们明知道购买新能源汽车有补贴,却很难看到真金白银的去处,这会极大打消他们购买的积极性。

历史经验都证明,如果单纯试图通过政府大张旗鼓地推行的措施大规模引入某种产品,包括新能源汽车在内,并不见得会取得好的效果。在新能源汽车给农民带来好处的同时,同时一定会带来新的不便,这些不便需要时间去适应或者去改变。这是很多新生事物推广的前提条件。遗憾的是,所有的新技术一定会带来新的问题,所以,要想让一件“好的”东西被认可,并不是想当然就一定会被大家接受的,除了技术上的问题要解决外,还需要很多细致的工作要做。

接受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另一方面,按照新生产品的普遍发展规律,城市才是消费的主要引领者,只有在城市发展一定程度之后,才会过渡到农村地区的需求。如果试图加强新能源汽车在农村地区的推广,不仅要从质量、品质、安全等各个方面提高标准,还需要通过政策来强化农村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的刚需,绝不仅仅是放低价格门槛。

所以新一轮“汽车下乡”的相关政策,需要结合中国农村实际情况,尤其要摒弃 “汽车下乡”卖的是低端产品的主观偏见,挖掘农民汽车消费需求,将农村需要的产品,纳入到推广目录和补贴清单。

但无论如何吧,不管是政策导向,还是车企的自主选择,农村地区正逐渐成为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重点地区。虽然新能源汽车下乡很难有当年燃油车下乡的效果,但如果实施得当,仍然不失为一种值得期待的救市策略。(采写 |汽车有智慧 水淼)

标签:
最热文章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