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生活 > 正文

原创 吴敬中会笑沈醉短视:我的玉座金佛能抱着跑,你种七千株杉树有啥用?

原标题:吴敬中会笑沈醉短视:我的玉座金佛能抱着跑,你种七千株杉树有啥用?

吴敬中和沈醉不但在历史上确有其人,而且还真是一对难兄难弟:抗战期间,同为军统特训班教官,抗战胜利后,随着戴笠坠机,这二人又都很不甘心地出任保密局省站站长:沈醉从军统局本部总务处少将处长变成了保密局云南站站长,吴敬中则从军统东北区区长变成了天津站站长。

熟悉那段历史的读者诸君都知道,军统(保密局)的“区”大于“站”,沈醉在云南当站长,名义上要受西南区区长徐远举和副区长周养浩的管理,而徐周二人在局本部都是沈醉的小弟。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东北有九个省(辽宁、安东、辽北、吉林、松江、合江、黑龙江、嫩江、兴安),也就是说吴敬中从总管九个省的军统特务,变成了只管天津一个市的保密局特务的一半——当时保密局在天津设了两个站:一站专搞一般情报,站长先后为吴敬中、李俊才,二站专搞外事情报,站长黄天迈。

从沈醉的回忆录《保密局内幕》中我们可以看出,沈醉和吴敬中虽然都是以少将军衔“平级”调动,但权力和油水都大不如前,这主要是因为毛人凤要清理掉戴笠和郑介民的老班底,换上自己的心腹嫡系。

周养浩和毛人凤是姻亲,升得最快,沈醉是戴笠徒弟,吴敬中是郑介民同学,这两人都是毛人凤重点防范打压的对象。

沈醉是戴笠一手调教、提拔起来的徒弟,既是“军统四大杀手”之一,又名列“军统三剑客”,其人有一大帮已经混到将校级别的特训班学员支持,一度产生过取代毛人凤的念头。

吴敬中在历史上叫吴景中(反正也差不多,下文还是称其为吴敬中),跟郑介民、小凯申在莫斯科中山大学是同届学友,吴跟小凯申,也叫小蒋、建丰,是同班同学。毛人凤挤走了郑介民,自然要收拾吴敬中,小凯申同学出面,吴敬中这才混了一个保密局天津一站少将站长。

同为“降级”、“外放”,吴敬中和沈醉的结局却大不相同:沈醉自己掌管着进出昆明的机票,连自己家的狼狗都送上飞机运走了,却把原部下、新上级徐远举、周养浩“留”了下来,“三剑客”在战犯管理所又当了同学;吴敬中虽然也被毛人凤当成了弃子,但他并不甘心坐以待毙,带着部下武装登机逃出了天津——电视剧《潜伏》中的结尾,有一半来自真实历史事件。

沈醉在战犯管理所学习十年,此前二十多年积累的财富化为泡影,而吴敬中则利用在天津当站长时“接收”的财富,上下疏通,逃过了毛人凤的责罚,最后做起了他一直比较感兴趣的生意。

《潜伏》是谍战剧、官场剧、职场剧,更是历史剧,尤其是吴敬中这个人,简直就是历史原型的翻版,《特赦1959》中的沈醉大部分真实,就是个子小了点。

实事求是地说,毕业于莫斯科中山大学,又在中苏情报所当过科长,在第八战区长官部当过调查室主任的吴敬中,对时局的把握能力,远胜一直在局本部管后勤的沈醉,吴敬中两袖金风远走高飞,沈醉在云南犹做困兽之斗,不同的结局见证了两人的差距。吴敬中也会暗笑沈醉目光不够长远:我把斯蒂庞克轿车换成了金条美钞,玉座金佛虽然只有一尺高,但却价值连城,你种了七千株杉树,这东西挖不走、卖不掉,能有啥用?

吴敬中早就看出了凯申将在一年半载之内输光全部家底,所以他搜集了大量金银财宝鼓动珍玩,这些东西体积小价值高,随便拿出一两件,就能确保下半辈子吃喝不愁,而沈醉走的则是另一条路:要想富,多生孩子多种树。

沈醉种树的事情,可见于他的回忆录《我的特务生涯》:“我的田庄在长沙城外望仙桥附近,这是抗战胜利后我回长沙购置的,有上百亩田和一些山地、房屋,山上种了五千株杉树,等孩子长到上大学的时候,杉树也就成了材,每个女儿一千株,上学费用就足够了。”

在外放云南之前,沈醉有了一个儿子沈彪之后,马上告诉替他管理田庄的堂兄:“再种两千株杉树!”

那堂兄一头雾水:“这次是双胞胎?”

沈醉笑了:“是个男孩,将来花销大,所以要多种一千株!”

沈醉在自己的田庄种了七千株杉树,按照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传统想法,这倒也没错,沈醉错就错在没有看清时局,这也难怪吴敬中看了会发笑:等到杉树长大成材,老蒋早就垮台了,你连一根树杈也拿不到!

看过电视剧《潜伏》的读者诸君,想必还记得吴敬中的很多名言:“蒋宋孔陈家里有多少钱啊,所以他们愿意革命。咱革命是为什么呀?凝聚意志,保卫领袖,这八个字我研究了十五年,结果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年轻的时候也好斗、也清高,可你看我现在,除了衰老和靠贪污得来的那些东西,还剩什么了?”

吴敬中早就看出了老蒋必败、天津必失:“天津的得失在什么呀?在几个偷偷摸摸的军官吗?在几个偷鸡摸狗的间谍吗?笑话!那么多重兵把守的大城市丢了,那么多战功卓著的整编军丢了,什么原因?我们还在这搜情报、抓内奸、查帮派,试图保住大天津堡垒,不滑稽吗?我想犯错误,我想被革职!再这么骗下去,是在骗自己呀!”

看清时局的吴敬中只想活着过生活,比较短视的沈醉还想最后再搏一把,他到了昆明,给自己取名“吴崇雨”,将云南站化名“常念农”,两个让毛人凤看了就火大的化名,也从侧面反映了沈醉的真实想法:“目前时局如此紧张,若真杀了毛人凤(沈醉已经准备好两包毒药,要在昆明干掉毛人凤,自己就有望取而代之了),还确实无人能担起保密局这副担子……我已被钉在云南,前程未卜吉凶难料,这样一来,戴先生一手创下的这份家业岂不就毁在了我的手里?我又如何对得起九泉之下的戴笠?”

沈醉十九岁就加入军统拿淬毒竹刀杀人,一天大学都没读过,而吴敬中却是国际名牌大学留学生,两人的眼界自然是不一样的。

“这仗也就再打个一年半载了,以后靠生意!”沈醉听了吴敬中这番话不知会作何感想,但是看着沈醉一心琢磨要当保密局长,还忙着种七千株杉树留给子女,肯定会在嘴角露出嘲讽的微笑,心里默念着学生余则成的劝谏:“现在钱还是钱吗?就是纸啊,只有美元和金条才站得稳、敲得响!”

都当过特训班教官、省站站长,吴敬中跑掉,沈醉被抓,我们能发现这两人至少有三点不同:其一,两人学历不同,沈醉是长沙艺文中学被开除的中学生,吴敬中是吃过大列巴喝过伏特加的“海归”;其二,两人追求不同,沈醉一心想往上爬,被抓前晋升中校还挺高兴,而吴敬中只想多捞斯蒂庞克、玉座金佛好做生意、过生活;其三,两人背景不同,沈醉的靠山戴笠坠机后,在上面就没有人罩着了,而吴敬中则有在国防部当次长和即将接班的小凯申,毛人凤也奈何他不得。

吴敬中临阵脱逃,在小凯申庇护下平安无事,如果沈醉敢逃出昆明,毛人凤会毫不客气地把他抓起来枪毙。

这就是沈醉和吴敬中三点差异导致的不同结局,最后半壶老酒想请教读者诸君这样一些问题:如果沈醉有吴敬中的阅历和远见,他在明知自己逃不出昆明后,会采取怎样的行动?吴敬中和沈醉相比,哪一个更高明?如果您生活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是想做吴敬中还是愿意当沈醉?

在半壶老酒看来,很多人一开始都想做李涯余则成,最后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当不成沈醉和吴敬中,搞不好还会变成米志国和汤四毛,能混到“盛乡”那般田地,可能就要偷笑了……

责任编辑:

标签:
最热发布
热门专题